如何避免雷士照明吴长江被踢出局的惨剧

发表时间:2020-03-19 17:49

前言

许多创业者初期都对自己的公司报有极大的愿景,但由于缺少资金不得不对外融资,而融资不慎将极有可能失去其对公司的控制权,看着公司与自己的愿景越走越远更甚至背道而驰,最终一番心血付诸东流。诸如俏江南的创始人张兰,1号店的创始人于刚,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吴长江,由于融资不慎,这些公司的创始人早已被投资人赶出公司,甚至被送进了监狱。

     在创业高风险的环境下,创始人需要怎么做,才能保持避免控制权旁落,持续地经营自己的事业?这是每个创业者都需要考虑的。为了保持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创业者们需要走对这几步:

1、把握融资节奏并善于运用重要的股权节点

我国《公司法》规定的股权比有以下几个重要的节点:如若股东占有三分之二以上的股权,那么他对该公司具有绝对控股权;如若占有二分之一以上的股权,那么他对该公司有相对控股权;如若占有三分之一以上的股权,那么他对该公司的重大事项享有一票否决权。

在企业正常发展的情况下,创始人应对每一次融资的时间与数额都要有一个比较精准的判断,每次的融资额刚好能满足这一阶段企业的发展就够了。早期的股价比较便宜,后期发展得越好则溢价越高,故越到后面通常股价越高,从而使创始人在获取相同的资金时可以最小化地稀释自己手里的股权。此外,每一次融资的股权稀释比例最好牢牢把握上述《公司法》中规定的几个股权节点从而最大程度上保证创始人的控制权。

2、善于运用有限责任公司设立双层股权构架

百度为了保证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权,采用了双层股权架构的方式。其在海外设立了离岸公司,进而让离岸公司赴美国上市,其将股票分为A类和B类,其中在美国发行的股票属于A类股,每股有一份表决权,而创始人股票为B类股每股有10份表决权。而我国《公司法》第127条规定,股份公司股份的发行,实行公平、公正的原则,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因此上述方式对于股份公司来说在我国并不当然适用。那么在什么情况下,我国的公司也可以设立双层股权构架使得股票的表决权与股东的出资比例分离,从而保障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权,来防止吴长江之类的悲剧再演呢?

    2019年3月1日,倍受关注的科创板新规《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终于出台了,其首次肯定了科创板上市公司可以采取AB股的形式。虽然这是股份有限公司可以行使AB股的特例,但其对股权的行使方式又作出了诸多限制,诸如在修改公司章程,改变特别表决权股份的表决权数量,聘请或者解聘独立董事,聘请或者解聘为上市公司定期报告出具审计意见的会计师事务所,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等事项上不能行使特别表决权以及普通表决权的比例不能低于10%等,缺少了更多的灵活性。

对于有限责任公司设立双层股权构架,我国《公司法》第四十三条给其预留了一定可操作的法律空间。有限责任公司管理层股东可以在公司章程中就其出资额所对应的表决权进行特别设计,包括引入复数表决权制度,给予管理层股东的出资额多倍的投票权,进而放大其对公司重大决策的控制权。利用有限责任公司设计的双层股权构架运用更加灵活多变,其对公司的规模或者是否上市亦没有更多的要求。而华为就是很好地利用了这点,任正非虽然只持股1.01%,但是按照公司章程其对华为却有绝对的控制权,而享有98.99%股权的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工会委员却仅仅享有分红的权利。或许这也是华为迟迟不愿上市的原因吧。

3、利用归集表决权

归集表决权目前有许多种方式,诸如协商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构建持股实体、表决权委托等。

相较于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和表决权委托,构建持股实体更为复杂但也更为稳定可靠,其通常的操作方式为:管理层设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或有限合伙企业作为目标公司的持股实体,同时成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唯一的董事、唯一的普通合伙人或执行事务合伙人,最后达成掌握目标公司表决权的效果。                       

需要注意的是:若持股实体是有限合伙企业,那么管理层的地位必须是普通合伙人而非有限合伙人,因为根据《合伙企业法》的规定,有限合伙企业是由普通合伙人来控制的,有限合伙人并不能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和决策。

4、避开投资人的一票否决权

   票否决权通常体现为股东协议中的保护性条款,目的是为保护小投资人(持股一般不超33%),防止其利益受到大股东的侵害。然而凡事都具有两面性,OFO的真正死因在于“一票否决权”,其股东戴威、阿里、滴滴、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由于股东之间各种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导致了他们对其“一票否决权”的滥用,以至于使公司最终陷入了僵局。故而给予投资人一票否决权,不仅会对创始人的控制权造成影响,也使公司存在了陷入僵局的隐患。


分享到:
在线客服
 
 
——————
热线电话
0571-86836836
website qrcode